癌症治疗的赢家与输家
来源: 来自网络   发布时间: 2019-08-11 10:47   1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生技投资人对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的了解,应该要从 2016 年 3 月浩鼎表示要去 ASCO 发表论文开始


台湾生技投资人对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的了解,应该要从 2016 年 3 月浩鼎表示要去 ASCO 发表论文开始。当时浩鼎处于新药解盲失败后的暴风期,为了要去柜买中心说明 ASCO 的口头报告,还特别宣布股价暂停交易,加以当时新闻标题写着「浩鼎解盲论文获 ASC O肯定」、「浩鼎获 ASCO 邀请股价直奔涨停」等,这些「肯定」的字眼似乎在暗示投资人「安」啦,次日股价开盘甚至还逆转先前解盲失败的跌势。

后来,2016 年 6 月 5 日浩鼎在 ASCO 正式发表数据后,投资人第一次看到真正临床失败的数据细节,幻想破灭,导致股价一路走跌。3 年前的浩鼎事件带来的伤痛已成为台湾生技投资史上的历史,但是 ASCO 继续在世界肿瘤学的舞台上发挥影响力,从 ASCO 的赢家中,也可以看出新的研发方向。

资讯平台  交换治癌新研究

ASCO 是领先全球的肿瘤癌症研究机构,成员包含了专业的临床医师以及癌症研究人员。每年年会来自 100 个国家、超过 3 万人与会,更有超过 4,000 名科学家参与,ASCO 就是一个重要的医疗资讯交换平台,也是全球癌症相关研究的公司或机构的主要竞技场,企图吸引国际关注的目光,并寻找商业合作机会。

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到 ASCO 发表临床数据的确会对公司股价产生影响,业界给了一个名称「ASCO Effect」(ASCO 效应)。每年年会前后,从发表临床数据的公司中,专业媒体会选出赢家和输家,这些公司的股价也往往会因此上天下地;重要的是,从这些赢家的发表的确可以看出全球抗癌新药的研发趋势。

以 2016、2017 和 2018 年的 ASCO 年会来看,CAR-T 细胞免疫疗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如:PD-1 抑制剂)、抗体类药物、PARP 抑制剂等都很热门。

以 2017 年而言,比较遗憾的是属于免疫疗法领域且一向被看好的「IDO 抑制剂」,因为临床数据不佳几乎已经被大厂放弃了。此外,当年最惨的是 Puma 公司的乳癌新药 Neratinib,由于出现严重腹泻的副作用而遭到质疑;虽然该公司试图证明副作用可用抗腹泻药物 Loperamide 来控制,但市场并不埋单,导致股价大跌 3 成,市值一夕减损 20 亿美元。

新药凸槌  公司股价大崩跌

相对的,什么癌都可以杀的 LOXO 公司的 Larotrectinib,在肺癌、胃癌、膀胱癌、肾癌、结肠癌、胰脏癌等,以及包括罕见的癌症如唾液腺癌、青少年乳腺癌、被称为婴幼儿纤维肉瘤的软组织癌,总计 17 种癌的肿瘤客观反应率高达 76%,惊豔 2017 年的 ASCO 大会,股价也因此大涨 5 成。ASCO 发表亮眼数据后的几个月,拜耳大药厂便以 8.5 亿美元与 LOXO 合作开发 Larotrectinib。2019 年更引来美国礼来大药厂以 80 亿美元吃下 LOXO,这是 ASCO 超级赢家的故事。

2018 年的大输家则是罗氏大药厂。该公司的乳癌新药 Taselisib 合併标準荷尔蒙疗法的 3 期临床试验的无恶化存活期(PFS),居然只比荷尔蒙单一治疗多 2 个月,同时还有各种严重程度超过 3 级的副作用,导致罗氏决定中止开发。此外,罗氏另一项免疫疗法药物 Tecentriq 治疗鳞状细胞肺癌,本来预期有机会打败默克的 Keytruda,结果也不如预期。最后市值蒸发 174 亿美元。

至于 2018 年的大赢家是以王者之姿降临 ASCO 的默克 PD-1 检查点抑制剂 Keytruda(免疫疗法)。该药公布 2 项在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成果,整体存活期高达 20 个月,高于化疗药的 12 个月,也远远击败罗氏的 Tecentriq。

好的临床数据对销售绝对是加分,这也可以从 18 年的销售数字看出来,默克 PD-1 抑制剂 Keytruda 达到 72 亿美元,施贵宝 PD-1 抑制剂 Opdivo 则是 67 亿美元,而罗氏 PD-L1 抑制剂 Tecentriq 的销售却只有 7.7 亿美元。

时间来到 2019 年,值得台湾新药公司注意,今年的重心不再是肿瘤的客观缓解(包括无法侦测出肿瘤的完全缓解和肿瘤减少 30% 的部分缓解),而是攸关病患生活品质的无恶化存活以及能否延长寿命的整体存活期。

免疫疗法  连续 2 年成焦点

很显然的,今年大赢家还是默克的免疫疗法明星 Keytruda,自从 2014 年拿到第一张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药证后,现在已经拿到 19 张适应症的药证。之前 Keytruda 取得的药证大部分是以肿瘤缓解率来说服 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核准,现在 FDA 要求看到更多病患存活数据,所以这次的 ASCO,默克发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数据就聚焦在存活数据。结果显示 Keytruda 5 年平均存活率高达 18%,在免疫疗法出现之前的 5 年平均存活率仅有 5.5%,的确是惊人的突破。

▲ 默克的免疫疗法明星 Keytruda,迄今已经拿到 19 张适应症的药证。(Source:Flickr/Montgomery County Planning Commission CC BY 2.0)

此外,在免疫治疗领域力拚默克 Keytruda 的罗氏 PD-L1 抑制剂 Tecentriq 也运用合併疗法取得突破。这次年会中,Tecentriq 与自家抗癌药 Avastin 及化疗合併治疗肝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临床数据显示可以增加 40% 存活率,同时有 60% 的病患对治疗有反应。

至于沉寂已久的 PARP 抑制剂,今年总算有点成绩。阿斯特捷利康和他的合作伙伴默克发表 PARP 抑制剂 Lynparza 三期临床数据,显示 Lynparza 治疗带有 BRCA 突变的晚期胰脏癌病患,无恶化存活期达 7.4 个月,相较对照组的 3.8 个月,增加近 1 倍。默克的首席医疗长 Roy Baynes 指出,这种维持治疗的结果,可以延缓病患后续的其他后线疗法。产品一旦上市,将压缩后线胰脏癌治疗的市场。

液态切片  缴出漂亮成绩单

2019 年的 ASCO 还有一个亮点,也就是与精準医疗密切相关的液态切片有了新的进展。大家都知道癌症的早期发现与早期治疗,对于预后的效果极为关键,而液态切片是检测早期癌症的新兴方法之一。基因定序龙头 Illumina 的子公司 Grail,同时股东也包括了鼎鼎有名的亚马逊、微软、施贵宝、默克、娇生和腾讯等,终于在今年拿出该公司液态切片技术平台的成绩单了。

这次 Grail 发表的技术平台可以利用血液在早期侦测出 12 种癌症,同时可以在癌肿瘤扩散前就了解其发生的位置;此外,伪阳性(没有癌症说成有癌症)的机率只有 1%。其中,检测灵敏度:肛门直肠癌(79%)、结直肠癌(74%)、食道癌(76%)、胃癌(78%)、头颈癌(86%)、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64%)、肝脏(68%)、肺癌(59%)、卵巢(67%)和胰腺(78%)肿瘤,以及多发性骨髓瘤(71%)、淋巴瘤(70%)。

当年台湾的投资人因为浩鼎事件而认识 ASCO,甚至天真地以为能参与 ASCO,似乎离拿到药证不远了。然而事实证明,ASCO 发表是有赢家与输家之别的。这 3 年下来,台湾的投资人也变聪明了,要看到真正的临床数据才算眼见为凭,因此去 ASCO 报告反而对股价没有任何帮助,今年台湾也只有国鼎、北极星和泰宗,以及智擎国外合作伙伴参与 ASCO 发表。

事实上,2019 年的 ASCO 并没有特别令人惊豔的新技术平台,但是近年因为细胞疗法与基因疗法正快速发展中,美国 FDA 前局长 Scott Gottlieb 也预言,2025 年每年会通过 10~20 项细胞和基因疗法的产品上市,因此或许 2020 年的 ASCO,可以期待细胞和基因疗法在会场上发光。

(本文由 财讯 授权转载;shutterstock)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